中国饲料市场网-《饲料科技与应用》-饲料市场-山东饲料
谢国民:最早投资中国的侨商的“激荡三十年”
时间: 2017-09-16 13:26:55 | [<<] [>>]

最早投资中国的侨商和他在中国的“激荡三十年”


  

摘要

离乡是为了生存,回归是为了发展。而下一步是去是留?

  \

  离乡是为了生存,回归是为了发展。而下一步是去是留?

  2017年福布斯泰国富豪榜上,祖籍潮汕的谢家四兄弟再次夺魁,他们的名字连起来是“正大中国”。

  谢氏家族,上世纪初南下泰国,躲过了国内动乱,实力得以保存,有了后来的正大集团;而正大集团,又成为改革开放后第一批来华投资的外商,也是几十年来对华投资最多的外商之一。

  “正大”和“中国”两个关键词,早就成为正大集团掌舵人谢国民一生中埋下的伏笔。

  \

  “农牧巨子”

  谢国民出生的曼谷唐人街,是个“不会说泰国话没有大碍,但不会说潮州话反而影响生意”的地方。

  谢国民是家中第四子,三个哥哥分别名为正民、大民、中民,合起来即“正大中国”。

  正大,取自成语“光明正大”,意思是恪守道义、公正做事,其父谢易初创立的“正大庄”也来源于此。

  潮州蔬菜以品质高闻名,正大庄最早做的就是菜籽生意。

  1919年,作为“爱拼才会赢”的潮商代表,谢国民的父亲谢易初看到菜籽商机,从老家澄海一路向南扩展市场,漂洋过海踏上泰国的土地。

  当时东南亚各国中,泰国政府对华人最是友好,积极推行吸收中国移民的政策,由此吸引了众多华人涌入。其中就包括大批与泰国一海之隔、素有“经商天才”美誉的潮汕人。

  1921年,谢易初和弟弟谢少飞在曼谷唐人街拥有了自己的店面,即“正大庄”。

  此后的30多年间,兄弟俩历经泰国和中国两地动荡,在看得见和看不见的硝烟中,正大庄毁坏又重生。1939年,谢国民在与正大庄一街之隔的正大三层总部小楼(同时也是谢氏家族的居所)出生。

  谢国民11岁时,父亲响应“海外华侨回乡建设祖国”的呼吁,把他送到汕头和香港读书。他18岁回到泰国时,正大庄已变成了“正大集团”。

  1953年,大哥谢正民创办了饲料事业,“正大集团”(泰国名为卜蜂集团)诞生,成为一家以经营菜籽、肥料、农药、饲料等多种农牧产品为主的中型企业。

  而同时期的谢国民,却被父亲告诫要“从基层干起”。谢国民干过开门打烊、擦桌子的杂活,也担任过活猪出口装船运送的搬运工,后来去了与政府合营的禽蛋出口合作社。在这些地方,谢国民学到不少生意经。

  25岁时,摸爬滚打之后的谢国民回到正大集团,接过饲料业务。当时的正大集团拥有200个员工,已经是泰国最大的饲料企业。

  “父亲看我喜欢养鸡,说那我来管这个事业,应该不错。” 对于选择自己接班的原因,谢国民开过这样的玩笑。

  实际上谢国民知道,父亲看上他的,归根到底是四个字——胆大心细——这一点正是来自父亲。

  接手正大集团之后,年轻的谢国民做了两件大事。

  第一,将资本和经营分开。

  谢国民从外面邀请专业人才替代家族经营,让家族成员成为股东安心收钱。

  在那个年代,谢氏家族就已经达成了共识,解决了这个至今困扰国内大批“二代接班”企业的难题,使得这次釜底抽薪的交接得以顺利进行。

  国内外先进的人才的引进、明晰的权责和管理机制,这一模式及其带来的正面效应,成为正大集团日后得以平稳运行的根基。

  第二,开拓新领域,走向国际。

  因为哥哥的一句“你应该到美国去看看”,他开启了与国外领先公司的合作。

  谢国民参观了美国最大鸡种企业爱拔益加(Arbor Acres)之后,将家禽养殖作为正大集团发展的新领域,成为日后由菜籽——种植业——饲料业——养殖业——农牧产品加工、食品销售、进出口贸产业链的关键一环。

  在垄断了泰国“从农田到餐桌”后,正大集团又成为“改变日本餐桌的企业”。

  “如果食品袋背面印有黄色圆圈,圈里印有红色CP字样,就是我们卜蜂集团参与生产的商品。”目前,正大集团销售的产品已经出现在100多个国家的货架上。

  \

  全球销售市场还不够。“把世界的市场当作我们的市场,把世界的原料当作我们的原料,把世界的人才当作我们的人才。”60年代,谢国民把正大集团定义为世界企业,跨国公司之路正式开启。

  随后,东南亚、中国(包括港澳台)、美国、欧洲,谢国民把正大的旗子插到了全球。1987年,正大正式跻身世界500强企业的行列,也成为泰国最具规模和国际影响的跨国大公司。

  \

  回到中国去!

  50年代后期,中国开始否定私有经济,谢易初被扣上“资本家”的帽子,国内汕头老家的产业被没收。

  政策变幻莫测,尽管如此,谢国民还是一直听父亲说,中国的经济一定会开放。他一直在等待。

  20年后,这一天终于来了。

  1978年,改革开放的大幕徐徐拉开,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率先开始实行包产到户,“承包”这个词成为时代叙事。

  那一年,中国的GDP是3624亿元,只有如今的1/205;那一年,可口可乐来了,大众汽车来了;那一年的天安门国庆典礼上,一个叫李嘉诚的商人受邀出席,与邓小平留下合影。

  谁也没有料到,这场酝酿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变革,会衍变成为规模如此浩大的社会运动。而在这最精彩、最激荡的几十年里,谢国民作为见证者和参与者,抓住这个机会就没有放手。

  1979年,中国颁布了第一个利用外资的法律——《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

  那一年,正大集团投资1500万美元,拿到了深圳市0001号中外合资企业营业执照,成为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在华投资的外商集团。

  1979年的深圳,是个只有1.2万人口的南方边陲小村庄,别人看到的贫穷和艰苦,在谢国民眼中,却是未来无限的机会和可能性。

  他的“中国梦”在这里起步。

  和在泰国一样,谢国民从“祖业”农业切入。而中国是传统农业大国,正大集团的机会在哪儿?

  谢国民带来的,正是当时的中国农村最缺的三样东西——技术、资金和市场。

  正大集团卖的是饲料,但从另一方面来讲又不是。“当时我们的饲料比市场价格贵很多,为什么大家还要来买我们的?因为我们提供的是附加价值。”

  谢国民在深圳提出“一个人养一万只鸡”的想法,这对当时的农民来说根本不敢想。

  “这个目标怎么实现?第一个,靠标准的鸡棚,第二个是专业的服务队伍,比如打疫苗,第三,用我们最好的饲料来养最好的鸡种。”

  通过分工,正大集团让农民去做自己擅长的事——养鸡,在其他的环节——饲料、配送、销售——正大集团则提供一条龙服务。

  农民富起来了,就有购买力了,就能带动整个经济发展——这个朴素的逻辑在谢国民的商业帝国组建过程中从未改变,从开始到后来,从泰国到全球。

  截至2015年,外商直接投资的产业结构主要是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第一产业占比只有2.36%(来自中国商务部外国投资管理司的统计数据)。

  而在改革开放初期,正大集团给中国农村带来的世界先进技术、理念,无疑都非常珍贵。

  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深入和正大集团全球化的进程,以农业为切入点,谢国民也加快了对华投资的步调。

  1990年,《正大综艺》开播,风靡一时。这个用趣味知识问答形式介绍世界各地风土人情的节目,成为很多人打开世界大门的第一扇窗。

  ▲ 演唱者翁倩玉的父亲翁炳荣,也是词作者,是正大集团名誉董事长

  伴随着“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这句介绍语,以及“爱是正大无私的奉献”的旋律,进入大家视线的,不只是国人没有见过的世界。

  “正大,不就是那个卖饲料的吗”——除了几乎无人不知的正大饲料,依托《正大综艺》带来的知名度,正大集团随后在中国涌出不少让人耳熟能详的品牌:

  正大制药、大阳摩托、正大广场、易初莲花超市……

  进入90年代,正大在华的产业矩阵扩展到农牧、工业、房地产、医药、电讯等多个领域,《正大综艺》更是成为外商在华公关的典范。

  而作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甚至如零售、金融等一些当年尚未对外开放的领域,正大也得到政府的特许而率先进入。

  \

  壮士断腕

  1997年,对于谢国民来说有两件大事。

  第一件事,谢国民最敬佩的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去世了。邓小平那句“不管黑猫白猫,能抓到老鼠就是好猫”,解决了姓资还是姓社的问题,被谢国民铭记于心。

  早在1990年春天,邓小平便接见谢国民,重申中国改革开放政策100年不动摇。

  \

  在那个敏感时期,这次会见成为在华投资外商的定心丸,意义非凡。

  当时邓小平谈话的主要内容被收录进《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现在在正大集团高层领导的案头,都摆放着《邓小平文选》。”

  第二件事,亚洲金融风暴席卷而来,正大集团的母国泰国处在漩涡中心。

  谢国民把这次金融风暴称为自己“一生中碰到的最大的困难”,一瞬间,还钱成了摆在谢国民面前的头等大事。

  除了泰国总部,正大集团在东南亚各地的投资也受到影响,银行怕正大还不上钱,都来讨债,还冻结了正大的资产。

  而在此之前,正大集团是银行拼命想要送钱的对象,正大得以在各个领域快速扩张,也离不开银行的“资助”。

  如今银行一冻结,正大集团仿佛一夜之间从天上掉到地下。

  而在这个危机关头,谢国民又淡定地做了两件事。

  第一,断臂求生,舍车保帅。

  谢国民说,一艘大船在经历风浪时要减轻负荷。于是,他卖掉了泰国莲花超市大部分股份,以换取现金流。

  谢国民跟哥哥们说了两个意思:“第一,从农业到食品业都不要动,这是根基,也是我们的祖业;第二,超市是我们新创的事业,把这个卖掉就够了,你们放心去旅游吧。”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谢国民始终铭记这句古训。

  第二,节流之后,还要开源。

  谢国民砍掉了泰国莲花超市,又陆续关闭一些低效企业,却保留了上海零售业——金融风暴开始时,卜蜂莲花超市落户上海浦东不足1个月。

  他把卖掉泰国莲花的钱,一部分用于还债,一部分用于集中力量,把资本放在最需要的地方——继续投资中国。

  选择保留中国的业务,或许是桌上那本《邓小平文选》给了谢国民信心。

  那时候,世界零售巨头家乐福和沃尔玛刚刚进入中国,谢国民深知,“我们不能停,停就是灭亡,我们反而要大发展。”

  这一次,谢国民赌对了吗?

  风暴来了,食品行业反倒赚钱,正大的全球市场份额得以扩大,利润率甚至从以前的5%提升到15%,谢国民借此打了一场翻身仗。

  经此一役,谢国民也被美国《财富》杂志评选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50位商界领袖之一。

  然而另一方面,谢国民力保的中国业务,在1999年到2004年间并没有取得与中国经济增速相应的增长,2003年的收入仅为35亿美元,比金融危机后1999年的水平还低。

  “这些年我们没有进步,我们落后了。”谢国民也说。

  这中间,中国加入WTO(世界贸易组织),开放程度前所未有。

  就像当初踏上深圳的土地、第一次抓住中国农村的机会一样,金融风暴后,谢国民仍然坚定地相信,“这十几年,这十几年要把握机会,中国这十年可能就等于其他国家五六十年的经济发展。”

  下一个机会在哪?

  \

  下一个十年

  2008年,北京举办奥运会,举世瞩目。

  改革开放走过“激荡三十年”,谢国民则迎来了他在中国的下一个十年。

  这一年,中国侨商投资企业协会成立,这是国内最高层的侨商组织。谢国民当选首任会长,至今蝉联3届。

  扎根在中国,不仅是谢国民的乡土情结,也是正大集团一旦下笔就难以封签的答案。

  2015年,中国举办反法西斯“九三大阅兵”,谢国民站在天安门城楼,成为5位应邀观礼的华侨之一。

  \

  这让人想起当年李嘉诚站在这里的那一幕。

  然而,李嘉诚可以卖的,作为“会长”,谢国民恐怕不能。

  2012年的一次演讲中,谢国民以《中国的未来和企业家的新机遇》为主题,指出未来中国的三大机会:农业、商业和房地产。

  这也是谢国民从进入中国开始就一直非常重视的领域,其他板块还包括传媒、金融、工业和制药业。

  在这些领域,谢国民熟练运用着资本这个强大工具。

  制药业板块,正大集团沿着大健康产业的布局,通过旗下上市平台中国生物制药有限公司,先后参股、控股十家医药企业,包括博爱医疗、正大天晴、北京泰德等。

  工业板块,与上汽合资,在泰国设厂生产MG汽车,拉中国移动入股自己旗下电信企业;

  金融板块,正大集团成为国内金融集团巨头——平安集团(2012年)和中信集团(2015年)——的大股东,曾一度在资本市场激起千层浪。

  2012年,终日谈论“养鸡、养猪”的谢国民,动用757亿港元之巨从汇丰手中接盘中国平安,并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而值得一提的是,谢国民与中信集团的渊源,也在时间轴上完成了一个奇妙的重逢。

  1979年,此前被划为“民族资产阶级”的代表荣毅仁重新得到肯定,中信集团诞生,开启了“国有资本+企业家”的新经济模式。

  在当时,对于目睹了父辈在建国初期资产被没收的谢国民来说,这一举措或许也成为他对中国坚定实行改革开放的信心来源之一。

  也正是那一年,才有了正大集团重新回到故土。

  如今,这个庞大的商业帝国年销售额的四成来自中国,在华投资总额超过1100亿元人民币——这几乎相当于整个西藏自治区2016年的GDP。

  来自官方的描述是:正大集团在中国设立企业300多家,遍及每一个省级行政区,在华员工人数超过8万人。

  大风向和政策永远是企业发展的风向标,尤其对于外商。

  从改革开放中受益、经历了大风大浪的谢国民,始终擅长紧跟政策,寻找风口。

  21世纪初,正大集团的机遇是西部大开发,这两年,谢国民提到最多的是“一带一路”。

  谢国民正在思考,在企业层面,如何使泰国提出的“东部经济走廊”更加高效地对接“一带一路”倡议,让前者成为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的重要组成部分。

  他正着眼物流、产能、商品、金融等环节的配套建设,因为“完善配套设施、发展沿线经济是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基础”。

  \

  如果只是有钱,就不要来中国了

  1988年,“下海”第二年的刘永好到上海出差,看到农民排长队买正大猪饲料,于是萌生自己生产猪饲料的想法。

  而就是这个想法成就了新希望集团,使之成为正大在中国饲料业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也顺道贡献了刘氏兄弟两位前任中国首富。

  有了这个故事,也就好回答下面的问题:谢国民这样的外商们,给中国带来了什么,又在中国得到了什么?他们还有多少个“十年”?

  改革开放初期,资金和外汇短缺是中国恢复经济遇到的重大问题,外资的注入无疑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这个缺口。

  而除了资金,先进技术、就业机会、企业示范效应以及人才的培养等,外商对于彼时中国经济的贡献功不可没——最重要的是,它们中的大部分,都成为国内企业的标杆和模仿对象。

  当有一天模仿者后来居上,正大们要如何应对?

  这些年,国人喝上可口可乐之后,百事可乐也来了,娃哈哈们也冒了出来;这些年,人们不仅开上了大众汽车,吉利还收购了沃尔沃,接着北京成为世界最拥堵的城市之一。

  这些年,从外商“0001”开始,几乎所有“世界500强”企业都在中国落脚,中国也孕育出自己的“世界500强”;这些年,外资“世界500强”在中国的挑战越来越大,甚至是优势也越来越少。

  世界变了,中国也变了。

  数据显示,1992年到2015年期间,我国实际使用外资金额稳步上升,但其占国内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却在1994年之后极速下降。

  中国经济对外资的依赖程度急剧下降——1994年的顶峰时期,这个比例是17.08%,到了2015年,只剩下1.5%。

  \

  谢国民警告侨商:你来中国投资之前,要想想自己有什么特点,如果只是有钱,你就不要来了。

  他深知,当年正大抓住的机会,是因为还没有人进来,而如今市场上都是一流的竞争者,“我们真的要拿出我们的拿手戏了,否则就会被中国的市场淘汰出去。”

  这些年,在不断涌现新的综艺节目形式之下的《正大综艺》的命运,已经成为正大集团在中国发展的缩影。

  正大集团的祖业——农牧业——在中国市场遇到了严峻的挑战,市场份额早已大不如前;而如卜蜂莲花、大阳摩托、正大广场等品牌,也在各自领域日益激烈的竞争中败下阵来。

  此外,跨国公司在国外面临的问题,正大集团也难以避免——例如两国文化的碰撞和交融,例如不同国籍员工的待遇差别等。

  “我每天的工作内容有95%是为未来5年、10年甚至15年、20年作计划。”谢国民曾说。

  这位传奇的企业家,总会在最顺利的时候想,风暴来的时候能不能顶得住,而当风暴真的降临,又去考虑天亮的那一天要做什么。

  在中国经历别开生面、大浪淘沙的40年后,谢国民也迎来了交接班时刻。

  据报道,今年1月,谢国民卸任了集团董事长和CEO的职务,其长子谢吉人接任董事长,三子谢荣人接任CEO。谢国民或将担任高级董事长,继续参与集团经营。

  学习中文,从谢国民开始一直到他的孙辈,已经成为家族不成文的规定。

  从谢国民手中接棒的下一代,能否带领融合了潮汕文化和泰国佛教文化的正大集团,抓住中国发展的下一轮机会?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


分享到:

推荐 | 打印 | 关闭

┨◆中国饲料市场网 ┨Copyright copy: 2003-2016 All Right Reserved copy:版权所有:www.chinafeedm.com ┨饲料科技与应用杂志社┨┨◆咨询热线:18660187178┨客服邮箱:slsc2005@163.com┨电话:0531-85923738(F) QQ:271393232┨饲料市场微信:chinafeedm◆┨

鲁ICP备090431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