饲料市场网

chinafeedm

远方中汇为何会走到今天?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8-12-05 17:15

本来,远方中汇只想静静的离开这个行业,不想做任何解释,也不想让相对简单的农牧业看到消极的信息。但最近接到很多电话,告知别有用心的人下载了这份判决书并传遍了整个行业,都希望我能给大家一个解释,哪怕是一个有意义的告别。既然已经传开了,我们也没必要去回避。经过深思,我认为自己还能给农牧业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也许就是现身说法,通过远方中汇和法人李晓峰的失败,给农牧业同仁指明未来依法经营企业的警钟。


首先,我代表李总对跟江苏远方中汇有贸易往来的供应商表达一句感谢与歉意。

因为案发后,公司账册被查封,无法清收应收款,拖延了一段时间,95%供应商的欠款,我司已在6个月内主动偿还,有库存货物的供应商也已经退还,有2家供应商可能存在当时退货时价格比进价时低,造成供应商有几万元损失,这个损失远方中汇认,请保留好凭据,清收应收款后一定返还。远方中汇虽然遭遇变故,但从未想过不认,诚信不会变。只要生命没有终结,以后一切都会再开始!


其次,请尚欠江苏远方中汇货款的客户能够自觉将欠款还给我司。虽然我司手中收款凭证被查封,仅有销售人员统计的数据,但我希望这些客户能够主动将贸易公司货款还给我司,请大家也能保持诚信,特别感谢!


再次,我想将案件的发生情况分享给大家,给所有民营企业家一点警示。


2017年3月15日央视曝光,法人李晓峰于3月16日赶到徐州铜山处理此事,自此一直被羁押。


3月16日中午铜山区农委将取样单方送往江苏省兽药饲料检验检疫所检测,当天即给出报告含有格列本脲,律师提出格列本脲系全国首次在农牧业发现,没有检测标准,亦没有标样,当日送达当日即出具检测报告,科学性存疑,取样及执法过程严重违法。我司屡次申请公开行政处罚信息及检测报告,屡次被拒绝。时至今日,我司至今未能获得定案的检测报告。


2017年4月12日,我司邀请刑法学界多位泰斗在北京召开法人李晓峰是否构成刑事犯罪的专家论证会,与会专家一致认为,此添加行为对猪都没有任何危害结果,对人若无法证明有害,应该属于行政处罚的范畴,情节显著轻微,不应用刑法来调整。


2017年5月,我司律师将法学专家论证意见交由铜山区检察院,此时,第一次侦查结束,以法人李晓峰承担19万案值起诉,在检察院历时近5个月,检察院反复退回补充侦查,并将案值调至190万。卷宗被律师拷贝回后,发现多处疑点,首先3月16日检测报告尚未出来,却开具了一个证明文件,证明添加物系禁止物质,这种“预见性“”的证明可谓早有准备。同时,律师说没有证据证明李晓峰对此事全部知情。现有证据至多只能证明李晓峰知道“造肉1号”中加入A1,至于A1是什么,其不清楚,对于其他产品没有证据证明其知情。卷宗显示3月16日,李晓峰主动到徐州铜山农委积极解决此事,铜山农委就以李晓峰涉嫌刑事犯罪为由将案件移交铜山区公安,随机将李晓峰羁押。

因为法人李晓峰长居南京,对徐州工厂并不过问,生产过程也不参与,因此案发后,他也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产品加了,因此,律师无法获取案值的真实数据。


2017年12月,铜山区法院一审,在庭上,我司律师提出检测报告客观上不可能发生,味霸检测量为10.2毫克每公斤,预混料系将味霸加入后算入案值,预混料的检测结果竟然是味霸的20倍以上,根据味霸的添加量,最后每25吨全价饲料只添加50毫克,企业若蓄意添加,有何意义?如此微量,根本不起作用,极有可能是做试验品过程中的生产污染。但一审法院直接不予理会律师提出的质疑,认为李晓峰不承认对此事知情,就是不认罪,因此要从重判决,一审判处法人13年,企业与个人罚金350万。法人李晓峰一直强调,自己仅仅知道造肉1号中添加A1,至于A1是什么并不知道,这也是自己在记者暗访时所说的秘密成分,因为确实不知道这个成分是什么。研发人员以配方保密为由一直拒绝提供给企业,作为法人,研发人员说添加不在禁止目录内的物质不违法,而且没有危害,我才同意其在“造肉1号”中添加做实验,从主观上,没有任何想犯罪的故意。而且,我不可能为了增加成本,亏损去生产伪劣产品,我根本就没有动机,且销售价格一直没变过,我除非脑子有病去蓄意亏损犯罪。配方、生产、成本核算都是研发人员,我只是在南京做电商和贸易,他们每月给我报表。研发人员一直跟我说要投资研发,我开会的会议记录上都有,他们汇报都是搞研发,所以我并没有在意为何亏损。我怎么能是故意犯罪呢?我哪里来的犯罪动机!!!!


2018年9月,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在庭上,律师提出一审法院程序严重违法,隐匿刑案卷宗,致使我司律师无法获得案值计算的账册等证据,现有证据只能证明远方中汇涉案不足万元,190万案值明显虚高,案值计算明显错误。同时,对于被人为修改的检测报告,证据造假,希望徐州市中院能够予以明确查实。我司向法庭提交了多名权威毒理专家的论证意见,证明此物质的添加没有任何危害后果。并将两份被徐州铜山区农委修改前的检测报告当庭提交,我司还提交了一份有江苏省农业委员会出具的对于检测报告的说明,此说明阐述,当日铜山区农业局送检时,明确告知其检测结果不在参数范围内,只能做技术参考,不能加盖资质认证章,此重要信息铜山农委并未向公检法说明等。法官表示庭后会与律师核实这些证据,并积极调取一审未给律师拷贝的证据。


时至今日,我司已提出抗诉,并申请重新审理此案,因案件涉及专业知识,需要农牧业权威人士解答,并申请邀请行业专业人士到庭审现场,就案件的定性问题发表权威意见。

   

    在习主席的号召下,依法构架法制中国,对民营企业家审慎对待的号召让我们看到了希望。徐州市政府领导一定会给投资徐州的民营企业家信心,依法保护民营企业家,坚持疑罪从无,罪刑法定,给所有到徐州创新、创业的企业一片洁净的法制天空。期待公开、科学、权威的重新审判!


6位律师一致意见认为:添加禁止目录内的物质都没有判如此重,添加瘦肉精判几年?添加非禁止物质,明显轻于添加禁止物质,本案判决偷换概念,因为触犯了《饲料添加剂管理条例》,所以就构成刑事犯罪的判定简单粗暴,没有任何法律和科学依据。法院在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对猪有危害,进而对人产生危害的情况下,判定为刑事犯罪,有失法律公平。退一万步说构成犯罪,判的怎么能比“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还重?猪的命看来保护的比人还重要!判13年重刑,简直是惊呆所有人。有充足证据的案值不足万元,对李晓峰的指控没有任何直接证据,刑事犯罪不能仅凭一两个员工的口供就推定法人肯定知情。为何李晓峰口供一条都不采信?一个年流水上亿的企业老板不可能知道这些细节。作为企业法人,李晓峰仅仅知道研发人员添加了某种物质做实验,并不清楚是什么物质,研发人员告知没有危害,实际上也未产生任何危害,定其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的罪名就很奇怪。


未经核实背景信息:因为被媒体曝光,大家都担心追责,先把人抓了,然后再找证据,因为担心把人放了,媒体万一再次发酵,因为民众只希望看到的是添加了就有害,老板就要被重判,要符合民众的认知,如果老板不知情,民众会猜疑地方政府包庇,因此,老板“必须知情”,这样比较安全,以免节外生枝。还有一个说法就是李晓峰与铜山区农委共同投资建设工厂,本是合伙人,因马上拆迁,工厂升值巨大,引起有些人的不满。


给农牧业留下的一个思考:添加不在禁止目录内也不在允许目录内的原料,是否就构成刑事犯罪?与添加禁止目录内的原料,比如瘦肉精、苏丹红,相比是否应该更轻,如果没有造成危害,是不是应该是行政处罚?如果本案构成刑事犯罪,那行政处罚与刑事犯罪的区分点在哪里?


事关行业发展,请各位多多转发,让农业管理部门给我们所有同仁一个答案,此判例若成立,意味着只要《饲料添加剂管理条例》中所说的禁止行为都是刑事犯罪,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这个判决的受害者!!!!!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