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玉米,牛市何谈“悲观”!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0-06-03 19:20

国内玉米市场下游企业对后市价格走势产生分歧,多数企业选择签单采购远期合同,原料库存准备到6月底左右,现货采购仍谨慎,购销量偏低。南北港口倒挂持续,抑制北方港口市场购销心态,贸易商整体观望情绪浓厚,集港维持低位,港口市场活跃度较低,玉米到货主要以执行合同为主。临储拍卖热情较高,高溢价推动未来现货成本抬升,南方港口终端采购积极性增强,港口价格相对坚挺。国内玉米现货价格基本稳定,局部波动有限。东北产区上深加工企业及贸易商库存水平不高,其中黑龙江和吉林地区的玉米库存仍极为紧张,部分企业提前停机检修,加上临储去库尾声的预期,企业的参拍意愿较强,有积极参与拍卖的积极性。受临储首拍卖高成交高溢价提振,市场心态走强,不过随着拍卖连续投放,贸易出货心态或有所松动。华北黄淮产区深加工产品采购节奏继续放缓,库存消化能力不足,继续制约企业开机率,一定程度制约现货价格走势。然而本地粮源紧缺加上拍卖粮出库、运距以及粮质的问题,未来缺粮状况比东北更加严重,加工企业和贸易商参拍积极性很高,到货量依然低位,加工企业持续消耗库存,玉米价格维持稳中偏强。

在疫情引发的粮食危机忧虑及囤货潮的影响下,上半年玉米走出一波意料之外的牛市,而临储玉米拍卖一再延迟,政策真空期传言纷纷,贸易商心态松动下盘面开始进入调整形态。事实上,拍卖带来的利空早已在盘面发酵,悲观情绪提前释放,靴子落地往往意味着利空出尽。同时,本年度拍卖主要是15年陈化粮。而今年收购的新粮普遍存在水分大的情况,临储粮流向深加工,难改玉米优质粮源结构性缺乏的市场情况。

虽然拍卖才刚刚开始,但是市场已经在讲更远的故事了:新季种植和进口,每个都是能够决定未来一年甚至今年的重要因素。种植方面,由于疫情影响,进行田野调研的机构不多,更多的只能道听途说。主流的看法是,玉米面积继续下降。由于今年播种期连续降雨,气温偏低,造成部分地区播种延迟约半个月,也有些地区因为播不上玉米而改种大豆。

进口的问题就更加复杂。虽然从国内供需和价格上看,有必要放开进口玉米。但实际上随着中美关系越发复杂,再加上我国粮食安全政策要求“谷物基本自给”,增加千万吨级别的玉米进口的难度较大。并且,如果以储备的方式进口,对市场的直接冲击也会有限。相比拍卖和新作生长情况,进口暂时还不是主要的交易因素。


来源:CFC农产品、一德菁英汇、饲料行业信息网,澎湃农业整理


website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